小伙伴中文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 校园小说 > 【BDSM】浮鱼 > 小狗终于见到主人了(微副CP出场)

小狗终于见到主人了(微副CP出场)(1 / 2)

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
好书推荐: 魔女之夜 【主攻】因为当男优而没死成 社畜Beta只想下班 【辽广】苦昼短 万人迷白莲婊是我的脚边狗 古早言情文男主破产之后(校园1v1) 星落凡尘 关于恶毒美人长批后被死对头爆炒这件事 春潮带雨晚来急 异群虫母流落记

陆知礼再一次见到熟悉的人有些意外,他将酒杯放到旁边跪趴着的奴隶的背上:“你不是去了s市吗?怎么又回来了?”跪趴着的奴隶很快就调整好姿势,让酒杯稳稳地立在背上。

“去了就不能回来?”贺远有些莫名其妙。他和陆知礼算是旧相识,要说二人认识,还得从贺远入圈的时候说起。

当时他第一次来俱乐部,即便有学长带着他,整个人仍透着一股子拘谨。陆知礼的奴隶认识学长,贺远便顺其自然和他聊到一起。所以严格意义上讲,陆知礼是贺远认识的第一个圈里人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陆知礼重新将酒杯拿起来,将脚踩在他的奴隶的背上,低声呵斥:“别乱动。”随后轻轻摇晃酒杯,酒液映衬的灯光随着他的动作变换,陆知礼欣赏了片刻,继续说道:“你不担心你之前那个奴找上来?”

隔着面具,贺远不难猜测陆知礼的脸上的戏谑,破有几分看好戏的意味。他这个朋友,没什么不好,就是特爱看戏。用陆知礼的话来讲,就是在无趣的生活里找点乐子。

贺远眯了眯眼睛:“这有什么需要担心的?我不吃回头草,你也知道。”言下之意就是贺远不会和以前的奴隶继续。

“知道,我当然知道。”陆知礼突然笑了,有些莫名其妙,贺远无奈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你的这个奴隶不同,他现在可是有名的疯狗。”

“上周,他把一个想要调教他的do打得鼻青脸肿。”陆知礼想到那个do的豪言壮语就忍不住笑,圈子里的do不少,但是对自己认识不清的也没几个。

宋然再怎么说也是被贺远调过,可不是谁想玩就能玩的……而且敢打do还不怕对方报复的,除了宋然也没几个了。

宋然的本质可是疯起来恨不得反噬主人的疯狗。陆知礼的手指轻点座椅,很容易得出结论。

不过这点陆知礼并没有打算和贺远说,毕竟生活无聊,总是要添点乐子。旁边的奴隶似乎是看出了什么,往陆知礼的脚上贴了贴。

“而且,我看他估计还没忘记你。”陆知礼幽幽地说道,余光看到贺远没什么变化的表情,惋惜地叹了口气。他实在是太期待从友人温和的表情下看见裂缝。

贺远?贺远当然知道。社交软件上的请安没有断过,偶尔还会给他发很多意味不明的东西。比方说某处的照片。

贺远在和奴结束了以后一般都会留一个联系方式,避免出现再出现和他结束以后半夜想不开去跳楼的奴隶。这些处理起来十分麻烦,比起这些,贺远更愿意处理能开免打扰的聊天。

通常大部分发个几个月就消停了。宋然倒是挺能坚持……

不过总会放弃的,多巴胺这种东西最多管用四个月,热情也不例外,总会有用完的一天。

“所以你怎么来这儿了?我记得你当时走是为了躲他吧?”

“工作调动。”贺远摊手,意思是他也不想。宋然在这里可以说是只手遮天,躲他实在是太麻烦,贺远干脆回去s市。所以算起来两个人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见面了。

“哟,贺家少爷还有不得已的时候?”陆知礼阴阳怪气的天赋总是能展现在各种地方,这得益于他是一个班主任。

贺远无奈摆了摆手:“兄命难违。”陆知礼听见了又笑了起来,好不容易攒起来的矜持滤镜被他这样好不顾忌的大笑抹去一半。

贺远懒得理他,打开手机,不出意外看见了宋然的消息被顶到上面。之前网调的sub发来一张图片,他的小穴里含着贺远的控制的跳蛋。

【在哪里?】贺远问道。

对面几乎是秒回【:在公司,daddy,准备开会。】

几乎是瞬间,贺远的恶趣味就起来了【那你得忍忍,嗯?】

宋然发现,每一次贺远使坏的时候说话的后缀总会带一个嗯字,联想到对方说话的语气,让人生出一股无法拒绝的感觉来,当然,他本来也不会拒绝。即便对方让自己当众出丑,他都甘之如饴。

【是,daddy,会议还有十分钟。】他已经开始想象主人突然在他开会期间启动跳蛋,自己该多么担心会被别人听见小穴跳蛋震动的声音,然后会议结束以后给对方发去照片,主人会怎么回复?

说他骚?说他贱……?

实在是,太让人期待了。

“宋总,会议准备开始了。”秘书在推门进来,低声提醒。宋然嗯了一声,起身走进会议室。此时一众高管已然到齐,只剩下宋然。

然而没有人会想到,此刻宋然平静无波的外表下正期待着西装下的跳蛋开始震动。

这导致他整场会议的精神高度集中,几乎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

然而出乎他的预料,直到会议最后,后穴跳蛋的开关都没有被打开。

【daddy……小狗委屈】会议结束以后,宋然给贺远发去消息。

【:开完会了?】紧接着消息继续弹出来【真想在开会的时候出丑?】

真是……该死的温柔。宋然又想贺远了,想他带着温度的手抚摸上自己的头发,他的头发已经留长了,不像当时扎手的寸头。他专门保养过,触感很像当时贺远养的小狗的毛,主人肯定会喜欢的……

只是后来主人走了,连带着那只狗也一起带走了。然而……宋然看向手机上的聊天,这是不是代表着,他仍然是有机会的?

【daddy给的都喜欢星星眼】

突然,后穴的跳蛋震动起来。低频的,过了一小会宋然就适应得差不多了。【daddy小狗撒娇】

“唔……”下一秒,宋然就呻吟出声,后穴跳蛋的频率被调到最高,紧接着细碎的电流从后穴传到全身。

他的腿软一瞬,大脑一片空白,内裤已然被自己的水浸湿一片。

【:射了吗?】

宋然的眼眶发红,他去到卫生间,拍了一张鸡巴上带着贞操锁的照片给贺远。

【:挺自觉的。喜欢就戴着吧。】

“在干嘛?聊骚?”陆知礼一低头,看见了聊天框一闪而过的肉体,顺其自然地想到了……

“你能不能想点好的?”贺远无语:“在论坛上找的奴。”陆知礼兴趣不高地哦了一声:“网调有什么好的?摸又摸不到,别告诉我你看着他赤裸的身体打飞机。”他似乎是受到惊吓,看着贺远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。

“没兴趣。”

“……你不会阳痿了吧?现在只能靠网调满足?”眼见他的猜测越来越离谱,贺远脸色很差地出声打断了他:“想象力真丰富。”

“他挺听话,聊着不错就调着玩了。至于打飞机,我没有你这么旺盛的性欲。”陆知礼兴致缺缺地哦了一声,这种互损对他们而言司空见惯。陆知礼低头撇了一眼跪在他脚边的人。

“在想什么?”语气有些危险。“没什么,主人。”他眨了眨眼睛,显得很无辜。然而陆知礼对他的奴隶兼男朋友熟悉至极,对方有什么小心思很难瞒过他。

“是吗?”陆知礼百无聊赖地扯了扯对方的乳环,意简言骇:“说实话。”看着对方倒吸一口气,心情颇好地松开了手。

“唔……”他痛呼一声,脸色微微发红,贺远看了一眼,没兴趣看他们的羞耻py,“先走了,回见。”

看着贺远走远,陆知礼低头对鹤年说道:“走了,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

“唔……想到主人和我视频,自慰的时候了。”陆知礼想到当时他揶揄贺远的那套,踢了他一脚:“这赖谁?”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[简体版]
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
新书推荐: 被闺蜜男友上错以后(1V1 高H) 【足球】原创女主:carmen 春日玫瑰(1v1 青梅竹马) 念奴娇(伪父女H) 醉尘欢(NPH) 竹马全是饿狼(高H) 缭乱(1v1叔侄) 命里是堂哥(兄妹骨科) 按摩师(H) 全心全意(粗口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