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伙伴中文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 都市小说 > 公开上位 > 第36章 离开

第36章 离开(1 / 2)

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
好书推荐: 校园女神淫乱日常 《水调歌头3——琼楼玉宇》 被俘虏后我批水直流 封心锁爱(每天都要被爆炒) 夜有所思 秘闻(公媳1v1) 心甘情愿被疯批强制爱了 春深不知处 催眠美艳继母【恋母情结 高H肉文】 一事无成二师兄

外面风声雨声不停,有雨水漫进了山洞,让本就泥泞的地面变得更湿,气温也降了几度。

但在石床上的两个人却全然顾不上。

他们还在做爱。

性器像是用强力胶黏合在了一起一样,从插入后几乎就没分离过,哪怕勃起、射精、再勃起,一切都是在楚环的身体里进行的。因为感官上的愉悦,两个人根本没感觉到饥饿,只有渴了的时候,言榷会拿起一个野果咬破了,无师自通地喂进楚环嘴里同他分食。

果肉在唇舌辗转间变成碎末,混合着两个人的涎水,最后也不知道谁吞得多一点,谁吞得少一点,只感觉整个口腔都是甜的。唯一有点扫兴的是,这种果子会染色,虽然不用多久就会消掉,但刚咬开的时候,两人的嘴唇舌头都变成了紫红色。

沉迷性交的两个人偶尔看到对方的嘴唇,都忍不住怔了怔,然后有些想笑。

言榷憋住了,楚环却没憋住,眼睛都笑弯了,言榷就来咬他的嘴唇,胯下也一阵发力,干得楚环再没办法将注意力放在其他的事上。

吞吐,摩擦,不断顶弄生殖腔,潮吹,内射……从凌晨到上午,两个人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遍这样的过程,做到最后的时候,楚环浑身都软了,只有长腿还能勾在对方的腰上,然后看着自己的腹部被鸡巴顶弄到不断鼓起。

肠道的骚痒感还在,但他并没有邀请对方插入的勇气,毕竟这根东西实在是太粗了。如果万一肛门被撑裂,他不觉得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自己能撑住。

最后一波精液射完,言榷终于没了体力,整个人都压在楚环身上喘息,肌肤上湿汗淋漓,连眼睫都在微微颤抖。

楚环没推开他,自己也沉浸在欢愉的余韵当中,舒服到有种灵魂漂浮的感觉。而随着快感逐渐过去,神智恢复了清醒,他便察觉两个人实在有些过于亲密了,他并不习惯这样的关系。

对方会软化是他能预见到的事,但更多的,他并不希望发展下去。

忍耐住想要推开对方的冲动,楚环开始感受自己的身体。在游轮上他就明白一些药物的作用性,春药这种东西其实也分种类,一种是只要射精就会消解药性,哪怕是自渎也可以。另一种,则需要男性精液来缓解。

很显然,他身体里的是后一种。

但他已经吸食到了足量的精液,想来已经不会再有下一波情潮了。

他可以离开了。

而且现在外面在下雨,这样就算有一些人守在山底,防线也会比较松散,他趁着这个机会离开是最好的选择。虽然山林里的道路他只走过一遍,但他记住了大致的方向,他记忆向来不错,成功逃离的几率很高。

就是……这个人要怎么办?

楚环想到这里,下意识朝身上的少年看去,却恰好跟他对上了视线。

身体还在紧密相连,距离也近到几乎没有,所以这一次对视让双方都有些尴尬,不约而同别开了头。楚环沉默了片刻,率先开口:“能起来了吗?”

言榷闷不吭声地撑起上半身,开始往他小穴里抽离。

黏糊糊的液体很快被带了出来,浓白的腥气逼人,言榷只看了一眼,脸色就红了个通透,彻底分开的时候,他心里居然没有松一口气,反而有些怅然若失。

甚至是舍不得。

对自己的心动早有认知,言榷这次没再责怪自己不争气,他忍不住偷偷瞥了楚环一眼,看着他连穿衣都显得诱惑的动作,顿时觉得自己情有可原。

这样一个尤物,他怎么可能忍得住?

自认为自己一定能戒断毒药的人,肯定没真的吸过毒。

只有尝过才知道,上瘾的滋味到底有多令人沦陷。

两人不发一言,各自穿好衣服。言榷只把自己原来的衣服穿上了,他拿着那件偷来藏身的本地人外套递到楚环面前,也不说话,只是看着他。

楚环扣好胸前最后一颗扣子,看了他一眼,明白了他的意思,“我不冷。”

言榷还是坚持递给他。

楚环只能把衣服拿了过来,接着听到对方腹内的声响。

饥饿声让言榷很是羞窘,强撑起来的冷淡在瞬间消失了个干净,他正想遮掩过去,楚环已经下了石床,“我去找点吃的回来。”

看他毫不犹豫地踩进脏水泥地上,言榷愣了愣,“不用……”

“我自己也饿了。”

言榷皱起眉,“外面还在下雨。”

“不大,没关系。”楚环继续往外走,外面的雨势果然小了很多,因为地势偏高,地面上积水也不算严重,只是原本小小的一条溪水都变浑浊了,水量也大了很多。楚环正遗憾没了干净的水源,就看到旁边草窝里翻起肚皮时不时蹦跶两下的鱼,不止一条,而是有很多条。

看来下雨涨水把上面的鱼冲下来了。

楚环高兴极了,一连捡了二三十条,大致处理了一下就带回了山洞。路上他都想好要怎么烤了,等进了山洞看着一片浑浊的水就有些傻眼,这才想到他之前捡进来的柴火全部湿了,而即便没湿,他也没有生火的地方。

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,一直没做声的言榷稍稍挪了挪位置,指了指旁边,“这里。”

石床上是干燥的,不仅干燥,还有树枝,那是他们昨夜用来垫着睡觉的,楚环捡的数量还不少。

但烧掉了,晚上对方该怎么入睡?

楚环没权衡多久,就开始生火。

树枝也有限,他不想浪费,几乎火苗蹿出来就开始烤鱼,烤完后,鱼当然被烤得又黑又焦,哪怕饿到了极致,看着也难以入口。楚环有些纠结要不要扔掉,一只手已经伸了过来将鱼串拿了过去,然后默默啃了起来。

看着对方面不改色吃鱼的模样,楚环问道:“这么饿啊?”

言榷只看了他一眼,不说话,咀嚼的动作很快,每次吞咽的时候都会做一个闭眼的动作,显然那串鱼的滋味真的不好。

可他还是吃了个干干净净。

楚环也吃了一串,将鱼全部吃掉后,外面的雨彻底停了,楚环想了想,又出去了一趟。这次他又摘了些野果回来,还取了些勉强看着干净些的水,以及揪了一把草药。

把草药捣碎敷在对方伤口上,期间楚环仔细看了看对方的伤口,明显有感染的迹象,周围还有些脓血。他不是专业的医生,也没别的方法可以治疗,只能寄希望于言榷本身的抵抗力。

弄完一切后他就开始等,等天黑一点就离开。

但在傍晚的时候,言榷发起了高烧。

两个人是分开坐的,中间也几乎不交谈,察觉到对方的异状还是因为对方撑不住身体往旁边摔倒的时候,听到“砰”的响声楚环才凑过去查看,一看就发现对方脸色红的不正常,摸一下他的额头,掌心立即被烫到了。

楚环有些犹豫。

这个山洞并不绝对隐秘,那些人一天找不到,两天找不到,多找几天肯定会找到这里。他多逗留一个小时,就会多增加一分危险,趁早离开才是最佳选择。

在游轮上长大的孩子,同情心是最缺少的东西,毕竟看过的罪恶太多,尝过的痛苦太多,他有什么资格去同情别人?

他原本才是最被亏欠的那一个。

可如果放任他在这里,他会怎么样?能顺利活到被救援吗?

楚环纠结再三,还是留了下来。

把多出来的一件衣服叠成枕头形状让少年躺下,楚环有被母亲照顾生病的经历,所以多少有点经验。他撕下自己身上一截袖子,浸湿水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[简体版]
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
新书推荐: 道春思(短篇高h) [HP同人] 重叠 魔道祖师——淫乱の魔窟 特殊密室 【鸣潮】忌炎合集 [HP同人] 黑魔王的小白 丑后妈被儿子们盯上了 我靠美食系统躺平[系统] 村夫干少爷(H) [综] 巫师